点击切换栏目

130岁渔村新生记:天津郭家菜园563户人家,13天搬进新居

人民日报中央厨房-天津眼工作室
胡果 朱虹
2019年04月18日 16:40

10.jpg

“绝不允许高楼大厦背后还有棚户区!”天津中心城区棚改三年清零行动锁定成片棚户,老城改造计划聚焦零散平房。迈进新时代的天津,下大力气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。

“解决群众困难,不要怕老百姓占便宜。”历史旧账,错综矛盾,各说各有理,以人民为中心才是最大的道理。夯实这个理,短短13天,130岁的都市渔村获新生。

一年前如果您到津门,出天津西站北广场,首先撞入眼帘的,是子牙河边密密匝匝一片棚户。

这里是天津最后的都市渔村——郭家菜园,与高铁天津西站隔河相望,一个宏伟现代,一个低矮破旧。

“绝不允许高楼大厦背后还有棚户区!”天津市委主要负责同志态度坚决。2017年起,中心城区棚户区改造三年清零行动实施,总面积147万平方米;2019年老城改造启动,又将41万平方米零散平房纳入视野。短短13天,子牙河边563户人家全部搬迁。

“就像做梦一样。”生在船上的胡顺来,住进了97平方米的新居,从新家阳台往外看,几百米外就是曾经的渔村。渔村旧址,年内将建成子牙滨河公园,“这可是列进全市20项民心工程,写入2019年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的!”

周围高楼拔地起,渔村隐忧却一天天加剧

都市洼地

九河下梢天津卫。年过七旬的胡学明,祖辈从山东来郭家菜园落脚。1888年,子牙河边开设了天津渔业公司,人称“官渔行”,由此形成渔村。伴着子牙河粼粼波光,渔村走过130年。

48岁的胡顺来生在渔船上,大一点随父母在岸边用秫秸搭窝棚而居,再大点,跟着大人捡砖头,在堤上盖起十几平方米小平房。渔村不少人都有捡砖盖房的经历。384米堤坝上,住着563户人家。

房子越搭越多,一点点盖到河堤下。河水涨涨落落,人心七上八下。说起每年度汛,刘书梅奶奶心有余悸:“水离窗台就差一块砖!赶上下雨就甭睡了,担心毛毡顶被刮跑,更怕碎砖房被冲垮。”

03.jpg

有点法子的都走了。剩下的,低保89户,残疾71人,家中有患癌症等大病的56户。眼瞅着周围高楼拔地起,渔村隐忧却一天天加剧。冬无暖气,李红一家因煤气中毒被送过医院。私接电线,走在电线杆底下能听见超负荷的“滋滋”声。最受不了的是563户一个旱厕。生活垃圾往河里倒,夏天压根儿不敢开窗。

几代蜗居于此,基本都是亲套亲。“日子苦,外面的姑娘不愿嫁进来。”渔村媳妇穆鹏说。居民普遍文化程度不高。在21岁的胡玉成印象中,父亲每天的生活就是河里打鱼,岸边卖鱼,家门口澡堂子泡个澡,回家倒头就睡觉。小时候生病,妈妈抱他跑到医院,却不知道咋挂号。

“天长日久,这里像个封闭的罐子。偶尔来个生人,一眼就能认出来。”

“窝了一辈子,没想到还能活着搬出渔村!”

危房困局

2018年5月14日,正值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天津、对天津工作作出“三个着力”重要指示五周年。上午,天津全市召开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“三个着力”重要指示推进大会。下午,红桥区委常委会开到了郭家菜园,回到区委再开扩大会,具体研究渔村搬迁。

“在这里只是活着,离生活还有一段距离,离总书记讲的美好生活还有很大距离!”能看到差距,是因为心里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渔村虽坐落红桥区,却位于25米河道大堤内,业务归属水务部门。渔民陆续上岸,几经改制隶属北辰区天穆镇农工商总公司渔业队,2006年渔业队破产。1986年红桥区为部分渔民办了居民户口,可大部分还是渔业户口。500多户中仅38户有企业产权证,其余都没正式房本,甚至没门牌号。

04.jpg

百年危房,搬迁该谁管?依据啥政策?钱从哪里来?多年来,各说各的理。

以人民为中心才是最大道理。“今年汛期前,一定完成搬迁。”红桥区委下了决心。

没钱没房,多方筹措。方案流程十易其稿,全区抽调80多名干部,千方百计协调来4亿元资金。调配出1080套房源,保证每户基本有两套房可选。“不难不会拖到今天。既然下了决心,再难都要办下来。”红桥区国土房管局局长于鹏洲说。

在渔村住了48年的孙立萍,和其他居民代表一起被请到搬迁指挥部。听到现场指挥、时任西于庄街道主任刘武说“一把尺子量到底,绝不会先签协议的吃亏,后签的吃糖”,孙立萍直点头,“政府尊重咱,咱也信政府。”

补偿款不够的,托底保障38平方米住房一套。需要周转房的,孩子因搬迁转学的,行动不便的……居民的难,都有解决的招。丈量面积那天,穆鹏94岁的婆婆直抹眼泪:“窝了一辈子,没想到还能活着搬出渔村!”

“解决群众困难,天津这两年总讲一句话:不要怕老百姓占便宜。渔村搬迁,就是要把这话砸实。”红桥区委书记李清说。

“渔村安置,安顿的不只是房子,还有人心”

攻坚硬仗

“感觉要打一场硬仗!”

36岁的动迁二组干部薛松记得,搬迁动员大会刚结束,指挥部里马上铺开地图。薛松偷偷做足功课,“不能照背文件上的话,老百姓听不懂”。

渔村安居就是一次基层社会治理考验,既要打硬仗,又要下绣花功夫。

眼看邻居们兴高采烈搬家,李红忐忑着拨通了刘武电话。她心里不平,父亲去世留下一间房,明明她给家里贡献大,为啥母亲偏心把房都给哥哥?

刘武将一家人请到搬迁指挥部。这里有个流动法庭,红桥法院贺长滨法官专帮着解决家庭矛盾。贺法官拉着李红的手说,一看你就是个明事理的人,有啥委屈都可以跟我说。等李红流着泪把话说完,贺法官又去劝母亲和哥哥。一来二去,李红心平气和,李家的搬迁协议也签了。

05.jpg

蜗居百年,一朝搬迁,陈年旧账,纷纷起底。“渔村安置,安顿的不只是房子,还有人心。”贺长滨说。

最吃劲的时候最不能懈怠。谋定后动,精准施策,从2018年6月21日安置工作正式启动,到7月3日563户居民全部封房搬迁,不过短短13天。在补偿金额不高于周边的前提下,无一人对安置政策提出异议,无一人上访,无一户强制搬迁。

2018年7月13日,渔村搬迁总结大会召开。当天深夜,李红和穆鹏不约而同发了条朋友圈。李红写道:今天我亲身见证了共产党的担当,真遗憾自己不是个党员……穆鹏留言:开完大会,我提出了入党的想法,这是我的真心实意。

01.jpg

告别渔村不是终点。今年2月13日,年没过完,西于庄街道就办了场“情暖渔村”新春服务会,老街坊们都来了。50岁的杜素梅收获最大,自己在一家餐馆找到理想岗位,有残疾的女儿也在天津银雁外包服务有限公司谋了份打字员的工作。

“老街坊们约好,滨河公园开园那天,大家再来看渔村!”

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
5 不喜欢 查看原文
分享
广告
推荐阅读
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
    点击加载更多
    热门新闻
    联系我们
    电话:010-65367464(机构入驻) 010-65367469、65367470(渠道合作)
    邮箱:info@hubpd.com
   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
    可选理由,精准屏蔽
    已选0个理由
    看过了
    内容太水
    确定
    不喜欢
    “党媒平台”客户端

   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

    快速入驻

    电话 : 010-65367464

    邮箱 : info@hubpd.com

    入驻流程:

   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